句子互动创始人李佳芮:“做着做着风口就砸向了我” U30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1-09-28

  创业赶上了风口,但李佳芮经常说的是要做一个百年老店。“其实做企业就是在做长期价值。句子互动的发展路径几乎没有变化过,只是两年后的今天被风口砸中了而已。”

  在 2021 年的数月,句子互动每月新签合同额均有翻倍增长。句子互动服务的头部客户均有超过2次的年内增购,这在 SaaS 行业中也是罕见的情况。

  作为句子互动创始人,李佳芮同时负责产品、运营、市场和销售等多项工作,带领团队在2021年业务连续3个月实现每月翻倍增长的极佳业绩,并服务了猿辅导、欧莱雅等行业头部客户,针对教育和消费解决方案,为行业所复制。

  李佳芮介绍,2021年句子互动规划完成 千万收入,在私域构建和规模触达做到行业第一。

  李佳芮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基于微信生态在为企业提供技术和运营服务。图片来源:DR

  2015年,李佳芮创立了句子互动的前身公司桔子互动,初衷是做社交媒体运营和开发项目。2016年李佳芮参与到开发 WeChaty 这个开源项目中,并成为该项目的联合作者。句子互动来自全球最大的聊天机器人开源框架 WeChaty 的运营团队和作者团队,其在 Github 上获得了 10,000+ Stars,位列全世界开源项目前 600。句子互动基于这一开源项目生产了对应的商业化产品。

  但李佳芮认为 weChaty 不应该只解决李佳芮自己社区的问题,还应该为更多企业赋能,帮助他们更好地管理用户。当时,李佳芮已经接触了比较多的种子企业用户,所以李佳芮用这个产品询问了几个之前服务过的企业,他们都觉得非常棒并表明了强烈的需求。所以这就成为李佳芮创业的开端,进而有了weChaty的商业化,有了今天的句子互动。

  “59分机器人”是来自李佳芮2019年出版的《Chatbot 从0到1》,李佳芮在 YC 的候时和陆奇博士交流机器人的故事。李佳芮说:“其实那个时候我说的59分不是指机器人不可用,而是我对行业所有 Chatbot 的一个观点。即使在今天,我的观点也没有太多变化。”

  在 Chatbot 从0到1 的过程中,李佳芮遇到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平衡客户对Chatbot的期待和技术的局限性。

  目前,李佳芮主导研发和推广句子互动的两套SaaS工具,通过结合 Chatbot 和自然语言处理的能力,将企业微信变成机器人,实现规模化提高私域流量运营的提效。

  “确实有一种业务做着做着,风口就砸向了我的感觉。但我们更相信时间的价值,胜过风口。”李佳芮觉得和风口相比,价值和积累更重要。

  今年,句子互动所在的 Mar-Tech 赛道中,企业微信运营工具忽然变成了最热的子赛道,这是李佳芮没想到的事。包括有赞、小鹅通等公司均在入局,其中不乏微盛、尘锋等行业头部公司。

  在李佳芮看来,虽然句子互动不是规模最大的团队,但找到了属于句子互动的发展路径,并且基于这一路径正在高速增长。

  但事实上,李佳芮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基于微信生态在为企业提供技术和运营服务。李佳芮也一直在探索什么样的SaaS工具能让企业更好地管理企业的微信用户。后来2019年初,李佳芮被 YC 录取。在美国 YC 的3个月时间,李佳芮的思路变越来越清楚,确定了做私域运营工具的创业方向。

  创业赶上了风口,但李佳芮经常说的是要做一个百年老店。“其实做企业就是在做长期价值。句子互动的发展路径几乎没有变化过,只是两年后的今天被风口砸中了而已。”

  早在2017年,结合自己多年基于微信生态为企业做运营的经验,李佳芮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微信已经逐渐替代了传统的电话短信,成为新一代的运营商,过去所有基于电话短信的业务,都值得在微信上重做一遍。特别是随着用户越来越习惯通过微信交流,他们更习惯于在聊天对话中直接获取服务。

  这是一个交互方式演进的变化,也是随着技术升级,信息服务下一阶段的必经之路。

  2019年,李佳芮曾预见,随着企业微信生态的逐渐开放,私域流量的下一个黄金十年在企业微信。就像张小龙所说:“技术的使命应该是帮助人类提高效率”,李佳芮作为一名一直做to B行业的技术人,也一直希望帮助商家提升效率。红姐大型免费印刷图库

  李佳芮对自身产品的定位底层逻辑很清楚。她说,“今天商家和用户的沟通方式变了,都是基于 IM 在做。那么现在商家缺少一个工具,帮助他们提升效率,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如何通过工具实现这个事情。”

  在李佳芮看来,Social CRM本质上就是在 IM 上帮助商家重新做一遍生意,句子互动的产品就是新一代的、基于IM 的,帮助商家高效管理用户,快速获客并提升转化的私域运营 SaaS 管理工具。

  李佳芮说:“今天在行业中,句子互动一定是做了最多头部企业的企微SaaS服务商。和行业里其他做企微运营生态的公司不同,我们主要服务大客户为主。大客户成单周期通常会比小客户长很多,他们最开始的付费甚至比一些小客户还低,通过一些付费的尝试,大客户觉得这个工具真的给他们解决了实际问题,后面就会进行大规模的增购,而且会持续的增购。但是培育大客户的过程,其实很漫长需要耐心,但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增长模型。”

  回顾跨越死亡谷的融资历程,李佳芮说:“之所以一直钉在 PNP 就是因为他们持续的支持,就像联合创始人一样一直在帮忙,对接客户、对接资本、对接团队。后面包括 YC 的合伙人以及 YC 之后的 TSVC 和 阿尔法公社,他们都是非常棒的一线美元基金,这些基金的创始人都自己真正地创过业,他们知道创业公司在早期会遇到什么困难,就会很理解创始团队。当时其实做 weChaty 的时候,很多投资机构都是褒贬不一的,但是真成投资特别认可我们过去的努力,并且对未来大家想的还特别一致,会从资本的角度告诉我们未来怎么把市场做得更大,特别让我们感动。

  “真成投资创始人李剑威总曾对我说,其实按道理你们这么年轻的团队,我们一般是不投的,但是看到你们一直在 weChaty 这件事上做了这么多年,我知道你们是沉得住气的。总体来说,我们选择的资本一定要认可和承认我们的价值,有共同的价值观,对未来的判断有相同的认知。”李佳芮说。

  句子互动是下一代的、面向未来的、支持所有 IM 的营销云服务商。除企业微信外,李佳芮们也会布局 5G 消息、抖音等多个载体。

  李佳芮认为,智能对话的核心价值应该在解决问题的能力上,而不是停留在具体是人还是机器回答的这个表面问题上。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已知的途径和方法能够和人类一样对世界进行感知和交互、通过自我学习的方式解决所有领域的问题。各种“奇点”假说推论未来人工智能技术可能以指数级成长, 却忽略了这样的指数级成长需要的是一系列可能需要百年甚至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重大技术发明和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