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志》引发网络江湖恩怨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2-05-11

  3月6日中午,记者接到网友河马的电话:来的“英雄志吧”看看!不停刷新页面,就能“看”到难得一见的奇观!

  “英雄志吧”是一个BBS,任何人都可以发言,无须注册。在不停地刷新的过程中,记者偶然可以看到题为“《英雄志》第21卷下载”的帖子,发言者没有署名,只有一个隐去末段的IP地址。

  类似这种公布《英雄志》第21卷下载地址的帖子,很快就会被网友义务担任的“吧主”(相当于版主)删除,而发帖者则不停发表内容完全相同的新帖子。

  为什么要删掉这种被称为“泄露帖”的帖子?面对记者的提问,河马异常生气地说:“因为它是盗版,发帖者把这本台湾的武侠小说未经授权就泄露在网络上,是对作家的侵权,也是给我们这些大陆读者脸上抹黑。”里,知情网友们吵成一片,支持泄露者和反对泄露者的网友,纷纷发帖、跟帖,“英雄志吧”的首页,每分钟都涌现大量发言。所以,记者不得不经常刷新页面,多碰几次运气,才能看见尚未被删除的帖子,并亲眼见证这场固执的泄露者与同样固执的“吧主”之间奇特的拉锯战。

  “战斗”一直持续着。河马说,吧主及网友一直坚守,他们轮班守候,坚持战斗,保证每分钟都能够有人删帖,由于只有吧主的ID才能删帖,于是吧主信任的多名网友轮班使用吧主的ID删帖。其他网友则采取力所能及的方式进行斗争,有的网友发帖谴责;有的网友到无法删除泄露帖的地方顶起其他帖,让泄露帖沉下去;有的网友联络其他有泄露帖的BBS的版主,向他们说明情况,要求删除泄露帖。这些网友来自国内几乎所有地区,还有国外很多地方,如美国、英国、中东等地。看来,泄露者早作好了战斗准备,吧主及坚守者们也红着眼睛,双方鏖战,从深夜到黎明,再从黎明到深夜。

  拉锯战始于3月5日凌晨。那一天,正是元宵节。“凌晨零点4分,网友‘江充’发现‘英雄志吧’内有个公布《英雄志》第21卷下载地址的帖子,当即予以删除。零点10分,‘江充’又发现,某论坛的玄幻小说版,有《英雄志》21卷电子书的下载,经确认,那确实是《英雄志》21卷的PDF版,没有密码保护。”河马告诉记者,泄露者到底在哪些地方发布了下载地址,他的泄露又引发了哪些进一步的泄露,没有人知道——网络的虚拟世界实在太大。当天晚上,在网友“慕容春秋”的努力下,那个论坛删除了泄露帖。

  凌晨1时左右,有网友发帖“诅咒”泄露者,泄露者则回复说:“我也承认是我不对,我对不起孙晓。《英雄志》也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但是我还是不得不发,就像任何人作为吧主都不得不删除一样。”

  孙晓,就是《英雄志》的作者,1970年生于台湾台北市,曾就读台大政治系。早年干过送报生、仓库小工,1996年赴美国罗彻斯特大学,攻读公共政策分析硕士。1998年回台湾后发现现实生活实在与自己的志向不和,遂投身武侠小说创作至今。

  《英雄志》是孙晓的武侠系列丛书,7年来共在台湾出版21卷,第21卷的发行时间是今年2月8日。至今,这部超过200万字的巨构仍未完结。由于描写了亡命天涯的捕快、落魄潦倒的书生、豪迈不羁的将军与心机深沉的贵公子四个人在黑暗时代中交错复杂的感人故事,被认为是具有《清明上河图》风貌的武侠小说。

  “3月5日上午,泄漏者开始在‘英雄志吧’的几家友好贴吧内发帖公布下载地址。”河马为记者找到了其中的一个帖子,到记者截稿时止,这个帖子还在。

  “3月5日下午13时开始,‘英雄志吧’内开始发帖与删帖的拉锯战。泄漏者甚至开辟了新的战线,自己建立没有网友可以管理的新吧去发布下载地址。”河马也为记者找到了那几个只有寥寥数帖的新建吧,其中一个泄漏帖的点击就接近2000。

  “里头,盗版材料到处都是。”河马说,“百度根本不理会我们的举报。由网友担任的吧主,权限很小,除了轮班守候、及时删帖,没有什么好办法,对别的贴吧、别的论坛更是毫无办法。”

  河马并不是吧主,也没有参与删除泄漏帖的“轮班”。他只是一名关心此事的读者,恰巧认识记者。

  记者好奇地问:“你们的拉锯战,打算坚持到什么时候?”“3月17日。”河马忧心忡忡地回答。

  元宵节凌晨开始泄漏的《英雄志》第21卷电子版,其纸质书的发行时间是今年2月8日,台北的讲武堂出版社出版,繁体。这家出版社,是孙晓自己开办的,总共只出过《英雄志》这一套书。

  早期,孙晓的《英雄志》无人问津,处处碰壁。但他又不甘心自己的心血白白浪费,于是自组出版社“讲武堂”,自己给自己出书。未曾想,《英雄志》一上市便受到读者追捧,从台湾风行到大陆。也由于互联网的发达,他的读者分布超出想象,从北美到巴西,甚至远在中东、非洲,都有人订阅他的新书。

  大陆的京华出版社拿到了该书的中文简体版权。河马说,出版社由于人事方面的原因,未能跟上台湾的出版步伐,出到第12卷就停止了。而根据孙晓与京华出版社的独家协议,孙晓又不能再与其他出版社商议简体版出书事宜。但孙晓颇有英雄风范,每次台湾的《英雄志》系列的新书出版后不久,他便将该书发表在互联网上,让大陆的读者也能看到。大陆读者的热情比之台湾更甚,一些大陆武侠网站以及网上论坛更是开辟了讨论版专门分享讨论《英雄志》,百度“英雄志吧”便是其中非常活跃的一分子。

  《英雄志》是系列丛书,大陆的读者们买不到12卷之后的简体版,只能依靠孙晓的自行贴文发表在网络上,让大家共享。而孙晓也有不能同时推出电子版的苦衷——那样会影响台湾印刷版书籍的销量,毕竟他95%的收益都来自台湾。大陆的读者等不及,每年在台湾新书出版之后,网上都会出现手打盗帖。动静最大的是2006年初的“手打事件”。

  2006年1月10日,等待了1年之久的读者迎来了《英雄志》系列的第20卷。在台湾的读者欣然享受新书时,大陆读者也眼巴巴等着新书在大陆上市,由于该书仍然没有两岸同步发行,一些网友开始自找出路。

  一位台湾网友将新书450页扫描成图片放在互联网上,大陆的网友则转来放在自己所在的论坛,由于竖版繁体读本让大陆网友读来着实费劲,某网友于是呼吁将整本“图片”书全部手打出来,刹那间一呼百应,几十个人各领章节开打,一天不到已然打完半本书。孙晓得知后在网上呼吁“大陆读者手下留情”,听到孙晓呼吁的大陆读者们,在论坛上经过一番争论,最终同意响应作者呼吁,在当年春节后再完成“手打”任务。这件事,当年在两岸乃至香港都有报道。

  今年2月8日,《英雄志》第21卷《兵临城下》繁体版在台湾发行了。河马说,孙晓接受了去年的教训,为满足大陆读者的阅读兴趣,2月13日,孙晓在网站发帖,表示愿意接受第21卷《兵临城下》电子版的订阅,时间为2月14日至2月17日,价钱从1角钱到25元随意。但要求网友签署承诺书,香港死人码承诺“订阅网友不在3月17日之前将电子版的内容公开”。

  网络电子版公开,其实远比纸面盗版更为可怕,分秒之间便能毁掉一个人整年的劳动心血,有免费的可下载,谁还愿意花钱买正版?这是人之常情,因此,熟知内情的人都明白,孙晓的赌注不可谓不大,他自己也说:“这是斯蒂芬·金(美国知名惊悚小说家)在网络公开尝试创作后最大胆的尝试,只要有一个人、哪怕一个人公开了我的作品,我的台湾实体书销售量即将付之一炬!”

  考虑到这种“一颗老鼠屎”的效应,孙晓当然明白自己在玩火,他的成败,完全赌注在读者的道德良心上。只是,若孙晓迟疑不前,大陆等候新书的忠实读者该怎么办呢?过去几年来,他们通过网络邮购,一本书将近两百元人民币,照样买得下手,但没钱的人却始终没书可看,“过年也没滋味”。讨论是否发行电子版的时候,也有大陆读者留言给孙晓:“你会毁了你自己,千万别试。”就在正反两边意见僵持不下时,台湾读者们出面了。这批台湾读者是长期掏腰包买书,支持孙晓写作的阅读群体,7年来不离不弃,可称是最坚贞的一批支持者。他们对去年的“手打事件”记忆犹新,于是也加入了激辩,有人认为“大陆读者卧虎藏龙,善于破解加密软件,一发之下,必死无疑,这本新书定会在一个月内传遍各大网站”,由于这本书是作者自费出版,他“肯定破产”。可有人持反对态度,他们“祝福孙晓”,并“坚决相信大陆读者的道德水平”、“不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终于,在一片嘈杂声中,孙晓还是做了拍板决定:“不过就是一本武侠小说,有什么了不起?我相信我的读者,热爱《英雄志》之人,必不负《英雄志》。”

  在这种吵闹的氛围下,作者开始发行他的电子书了。为了避免读者因一时“冲动”而公开全文,热心的读者还是为他做了简单的加密,整个过程,对作者、热心帮忙者和读者,都是相当艰苦的。从宣传期到截止,前后只有三天,其后作者便宣布停止收款了。在这短短三天里,想要订阅电子书的人,为了汇款到作者账户,不得不在银行排队排上半小时,而孙晓的银行账号又不属于知名的大银行,读者们是否能在春节前如期收到书籍,没人能预测。在这种困难的条件下,仍有数百名读者不畏辛苦,抢在年节前银行业务最繁忙时汇款。其后,孙晓与热心的几位朋友也开始了连番的回传档案,并尽可能地一封一封地写上致谢信。

  牺牲了小年夜、除夕,甚至是大年初一,孙晓终于顺利传完了所有档案,总数并不多,不过区区580人,但他们汇出的款项却让孙大吃一惊,除了多数读者选择的25元之外,甚至有千元的、百元的,猛一下子账户里多了上万元,而且每一位汇款人都交上了一份附带真实姓名的承诺书,这不得不让孙晓为之感动,他向记者承认:“这是我头一次领略大陆读者的热情,盛情难却,一切辛苦都值得了。”

  这是一次空前未有的网络电子书发行,整件事依赖的是读者与作者的约定,只要有一个人心存不轨,背叛承诺,立刻就能毁掉整个活动。不过事情远比想象顺利,截至3月4日为止,没有任何人违约外传文件,尽管网络上有人四处征求《英雄志》21卷《兵临城下》,但读者们不为所动,每个人都信守了承诺。这改变了斯蒂芬·金之后的“网络电子发行必然失败”的说法,也许作家们真可以从中开辟一条收益渠道。更重要的是,位于海峡彼岸的同一本书的台湾读者们,向大陆读者表达了敬意。

  一位台湾读者在网站上说道:“过去听说大陆读者只爱盗版,一毛不拔,爱占小便宜,看来我们错了。大陆读者有令人尊敬的君子风范。”

  这是一次“多赢”的局面。在两岸的阅读群体里,台湾读者改变了对大陆读者“专用盗版”、“爱占小便宜”、“一毛不拔”的成见,而大陆读者也傲然地展现了正派君子风范与信守承诺的气度。当然,作者也拿到了合理的收入,不再成为“手打事件”的“挨打方”。

  然而,就在活动即将宣告完满成功,人人为之额手称庆时,3月5日凌晨,泄漏帖还是出现了。

  3月5日零点,网络上传来消息,网友“江充”和“菜刀断水”发现有人违反了对作者的承诺,将其得到的《英雄志》第21卷发表出来。

  对热爱《英雄志》的读者来说,这是不可饶恕的背信行为,这不只是对作者的戏弄,也是对读者的挑衅。因为,大家都是“1/580”!人人都要一齐承担这份罪过!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下台湾读者要感叹了:“看!我早就知道!羊入虎口、必死无疑!”为此,579名大陆读者愤怒了,就在百度“英雄志吧”里,泄露者开始了与吧主及其同仁疯狂地发帖与删帖的“战斗”。据吧主“螃蟹是螃蟹”向记者提供的消息称:“当‘江充’和‘菜刀断水’发现了泄露情况后,一边删帖一边给我和‘一鸟’发通知,虽然在大家的努力下初步掐断了源头文件,但是发帖和删除之间的时间已经足够很多人下载第21卷了。”

  泄露者显然早已经作好了“战斗”准备。随着“战斗”的持续,双方的阵营开始扩大,不停有人发帖,或者支持泄漏者一方,或者支持删帖者一方,双方均声称是《英雄志》的热心读者,“英雄志吧”内吵成一片。

  其间,泄露者不只是在百度“英雄志吧”发帖,还到其他吧里去发,甚至发在别的网站上,河马说:“大家拼命找,拼命删。吧友‘同喜’还联络其他网站版主删除小说附件。这件事持续到当天凌晨4点左右,由吧友继续坚守,‘江充’是第一个发现泄露的,而‘菜刀’是删帖最多、坚守最久的。5日上午,‘新水木’、‘两全其美’(均为国内高校知名网站)出现转贴,经联络,‘新水木’已经删除,但是‘两全其美’联络不上。”

  5日下午13:00左右,泄漏者换用新的IP地址,重新在“英雄志吧”反复发帖,并特意新建了“《英雄志》21卷”、“《英雄志》之兵临城下”等贴吧进行更新,“新水木”等地方也出现了更新的下载文件,吧友们向百度投诉,无果。吧主“螃蟹是螃蟹”说,所有吧主、小吧主和诸多熟悉的新老朋友,包括友好贴吧的吧主都向百度呼吁过,没有结果。泄露者疯狂地发了一天,晚上方歇,6日继续。河马说,两天来,各吧主都奋力删帖,有人两夜不睡,鏖战到红眼。

  579人的力量,抵不过一人的顽抗。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最终文章被四处扩散,免费下载。如去年的“手打事件”一般,作者孙晓再次鼻青脸肿,损失惨重。不提大陆市场的损失,他辛苦自写自卖的台湾市场也因此而重创。更可悲的是,大陆读者也再次背负了莫名的昭彰恶名——“盗版的爱用者”、“贪小便宜”与“一毛不拔”,这些负面描绘如影随形,让人有苦说不出。

  这次事件,反映了两岸的出版生态、网络行之有年的盗版风气等等。但它不只有负面影响,它同时也展现了互联网一代的高道德水平。平心而论,这一代人的道德自省绝不比过去任何一个世代逊色,在过去几十年里,由于战乱与贫穷,缺乏公德心、贪小便宜与不在乎旁人的谴责眼光等等心态在国人心中颇有市场,若有免费的东西可抢,大家忙着看盗版都来不及了,遑论耗费几天几夜删除非法文章?但这579人做了。谁会这样前仆后继地捍卫着自己的名誉?而这一切的一切——就为了信守一份“最初的承诺”。

  579人的力量,虽然抵不过一人的顽见,但他们尽力了。他们竭力保卫自己的名誉,从这些网友的发言可以发现,他们其实不怎么在乎“盗版的爱用者”或“一毛不拔”的负面指责,他们真正在乎的是:“既然答应了你,那我就要信守对你的承诺。”

  事后,作为事件的受害人,作者孙晓终于来到了上海,他发帖说:“不要谴责了,作者是很高兴的,暖暖读者的心意,我买机票的钱是靠台湾读者买实体书的赞助,来此住宿吃饭的钱,靠的是大陆朋友的热情。”

  “没有任何的宣传与商业团体的支持,孙晓能得如此温暖,人生不亦快哉。愿诸位也能体会我心里的喜悦。”

  在孙晓出面后,泄漏文章的网友也随即现身。他大方地承认事情是他干的,“在这里先向孙晓道歉,我违背了与你之诺言,是我的过错。”“由于版主的数量大大超乎我之前预计,我的帖子一般只能存活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我一个人又不是机器不能一整天都在发,只能偶尔有空了过来发一下,能够下载到我泄漏电子书的朋友绝对不是出于偶然,而是出于对这部作品的热爱。”

  而他固执地反复发帖的理由,是这样的:“我是享受着前人的‘共享’过来的,我实在做不到在别人焦急等待的时候把书收着,任着他天天煎熬,一个月后再给他,然后随之而来‘谢谢’。”

  令人感动的是,另一位网友“曾经沧海今溪水”在泄漏帖出现之后专门开帖,邀请得到泄漏版的人都来留言一次,月薪不足千元的他,将按每人0.10元的标准,给作者汇款。他专门声明,此举不是为他人付款,只是为自己心安。

  小小的电子书泄漏风波,却映射着互联网一代的操守,让我们对中国新一代的道德水平,有了光明的期待。

  记者:泄露者的行为违反了他与孙晓的协议,是不道德的,那么他的行为是否也触犯了法律呢?

  北京亿嘉律师事务所孙斌:泄露者的行为侵犯了作者的网络传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是“著作权人以有线或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享有人在法律或合同约定的范围内以计算机网络传播方式向公众传播或许可授权他人向公众传播信息作品,禁止他人未经许可而传播其作品。从该事件看,根据泄露者与孙晓的协议,他在3月17日之前将《英雄志》21卷的内容泄露出去,就属于侵犯孙晓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

  记者:孙晓通过网络将未通过大陆出版社正式出版的《英雄志》第21卷卖给大陆读者,他与大陆读者私下达成的协议是否违反我国的书刊出版管理法规呢?

  北京大学知识产权法博士徐言:按照作品载体形式的不同以及行政管理的需要,我国出版方式大致可以分为图书出版、期刊出版、报纸出版、电子出版、网络出版、音像出版等6种。每一种出版资质的获得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除了网络出版这种特殊的出版方式之外,其他5种出版方式都是通过出售或者赠与作品的载体的方式来行使发行权并使读者获得作品的,而网络出版则不存在这种“发行”模式,是直接通过信息网络传播的方式来使读者获得作品。孙晓绕过大陆的正式出版机构,径行将其作品直接通过电子邮箱等方式传输给大陆读者,或者在境外网站提供下载通道将作品提供给大陆读者,这与出版无关,而是他的作品许可使用的问题。只要不是禁止传播的作品,他与大陆网络读者私下达成的协议是合法有效的。

  记者:让很多《英雄志》迷愤怒的是,在有网友向百度网站反映情况后,百度仍旧默许泄露者不停地发帖泄露。那么,在BBS上发帖,明明帖子内容违法,网站却不予理睬,其行为是合法的吗?

  中国电子商务网法律专家孙浩:作为网站,由于BBS的入门门槛低,谁都可以在其中“灌水”,不需要实名审核,因此要适时监管几乎是不可能,尤其是像百度这样的信息量极大的发布平台,它不可能对每一条信息都认真审核,但负有核实义务,否则仍可能承担过失责任。根据2005年4月18日起开始实施的《网络交易平台服务规范》规定,如果有人向网站举报了侵权行为,它就有义务对侵权事件进行核实,否则就不应该免责。但这种责任由于不具有共同侵害的故意,因而不构成共同侵权,泄露者与网站各自承担相应责任。

  北京大学知识产权法博士徐言: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供服务对象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并具备下列条件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一)明确标示该信息存储空间是为服务对象所提供,并公开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名称、联系人、网络地址;(二)未改变服务对象所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三)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服务对象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四)未从服务对象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五)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条例规定删除权利人认为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该条说明,如果网站不知道上传信息侵权,那么它可以不用承担赔偿责任。如果有帖子涉及侵权,按照《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应该由权利人向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出正式的书面通知书,要求删除涉嫌侵权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或者断开与涉嫌侵权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相关链接。

  我们在百度投诉吧发了不止一个帖子,请求百度管理员删除泄露帖,而由于此贴吧内的规定,必须要把相关帖子的链接复制,以供百度管理员查找。我们都照着去做了,但百度管理员对于此帖没有足够的重视,甚至置之不理,一个回复也没有。

  有限的21集,在浩瀚的网络小说里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看书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盗帖人做“炫耀”的资本。但是看此次事件中愿意支持正版的吧主版主们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绝大多数吧友支持正版,重信守诺,对无信之人唾弃鄙夷的事实,则更足为人心向善、正道犹存的明证了。

  《英雄志》,英雄梦,英雄道,都是一种闪闪发亮的理想,对理想的执著、追求、牺牲,那样地震撼我,感染我。所以我总觉得,只要是爱《英雄志》的读者,就不会破坏孙晓的这次“实验”,因为他们有理想,爱做梦。可惜,世界太复杂,善意的美满设计,总是会存在致命缺陷。

  泄露的朋友,应该并非居心叵测。可能是他太聪明,能够为“早泄”寻找充足的理由,充足到自己都觉得办了一件好事;也可能是他太仗义,觉得独乐不如众乐;还可能是他太叛逆,觉得面对作者的文字垄断,需要揭竿而起……但是,他应该是个不太有梦想的人,所以才会从大家小心呵护的“理想”上头,毫无负罪感地踩踏而过。

  电子书的泄露,网上意见两边倒。一边是坚决地抵制、谴责,一边是为之喝彩、鸣不平。我站在前一立场,听到后一派的人对自己的不解和攻击,恍然明白:正义的昭显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情。

  朴素的民间道德观念中,善也许就是不伤害别人,不伤害自己。但是很多伤害别人的事情,人们看不见,比如盗版。或许人们还沉浸在“劫富济贫”的思想中。不,现在这个社会,任何“劫”都是不可取的,何况别人是勤劳致富?!